李倦先生

这儿李倦/沈辞,幸会。
不太喜欢说话,但是喜欢用键盘和人聊天,是个彻头彻尾的废柴。
目前沉迷小英雄。
爆吹,八斋会死忠粉,有个喜欢的物间。
主磕出胜/轰爆/轰出胜大三角/轰出/荼治/治弔/上耳/常梅雨。
吃CP杂,小英雄全员厨。
爬墙迅速,偶尔写写红色组/黑三角/dover组/独伊的小段子。
看番杂,负能经常,偶尔发发牢骚。
脾气奇差,经常表演手撕傻叉。
底线约翰尼德普,不要故意当我面说他不好,除非想让我给你把狗头打爆。
混圈杂,企鹅号1459612454,欢迎找我玩。

【出胜】KING

[我的英雄学院]

KING(NC-17)

CP:绿谷出久×爆豪胜己

注意:黑化绿谷出没,监/禁PLAY,暴/力、血/腥、性/暗/示描写有。绿谷没有得到ONE FOR ALL,没有成为英雄,反而在常年摸爬滚打下成为战斗力强大的黑/帮少主设定

BGM:Everybody wants to rule the world

————他们终不属于我————



【1】

爆豪难以置信地仰视着他的青梅竹马。

此时他像条/狗似地趴在地上挣扎,绿谷出久却坐在恶趣味十足的国王椅上看着这出遛他的好戏。

他的手指交错支着下巴,手肘架在膝盖上,弯腰像是王一样俯视众生,一双墨绿的眼睛里闪着兴奋的光芒。如果不是爆豪正被压制着,否则他肯定会冲上几层阶梯一把揪住绿谷的衬衫唾他一脸。

成年后的绿谷脸上的雀斑几乎消失不见,那点婴儿肥也完全褪去,爆豪在这张脸上已经找不到以前的“臭书呆/子”的一丁点影子了。

这使他感到恐惧。

究竟怎样才能让一个人在五年内完全蜕变成另一个家伙?

爆豪在绿谷的身上看到了和治崎迴一样的压抑黑影,寻到了和敌联盟一样的危险因素。他看着绿谷戴着白手套穿着西装正襟危坐,不是为了和他谈天说地,而是为了取他性命。他望到绿谷脚边横了一地同伴的尸体,还带着温度的鲜血在地板上肆无忌惮地流淌、延伸,流淌金色的弹壳在地上滚了两个圈最后落到他的眼前,兴奋地叫嚣着死亡的到来。

“好久不见,小胜。”

绿谷脸上挂起人畜无害的温润笑容,就好像刚刚开/枪的人不是他一样。

他直起身,交叉的双/腿分开,变为左腿叠在右腿上的姿势,从爆豪艰难抬起头的角度来看只能看到他的沾着干涸血液的鞋底。

爆豪咬着牙不吱声——此时的情况就算是他想开口骂人也不可能。他的脖颈被人踩在脚底下,喉咙被一个红色的项圈和地面同时挤压,只能吐出支离破碎的嘶吼声。他的上半身紧贴地面,两条腿却被强制性弯曲,整个人保持跪趴的姿势,这让他想起野兽的交/配。不用说,这肯定是高台上那位想出的恶心侮辱方式。

爆豪感觉自己更想冲上去给绿谷一拳了。

“怎么,小胜不会说话了吗?”

戏谑却充满警告的声音从他头顶传来,像是在暗示。爆豪还没明白这代表着什么,就被人揪着脖子上的项圈后部拎了起来,悬在半空中。

起初他还倔强着不肯出声,双脚在拎起他的那人身上踹了不少下,作为惩罚他肚子上挨了重重的几下,并且离地面更远了。这个动作持续了两三分钟后,爆豪感觉自己挨不住了。窒息的痛苦从大脑一直向下延伸,他体内像是有炸/弹爆响,涎水混着先前腹部被重击呕出的胃酸滴滴答答顺着唇角淌下.他的双脚开始乱踹,像缺水的鱼一般徒劳地拍打着鱼尾,张开嘴尝试大口喘气,手指紧紧扣住项圈的前端,感觉整个人都要在这样的折磨中爆炸。

破碎的沙哑哀嚎从他口中不受控制地涌圝出,像乌鸦在为自己最后悲唱一首哀歌,又像野兽亡前嘶嚎对敌人的诅咒。

在一片混沌中,他几乎要失去意识。他的双手渐渐下垂,瞳孔散大,但勃颈处传来的疼痛与他的哀嚎却在无数倍地放大。

就在爆豪以为自己要死了的时候,抓着项圈的那只手却猛地松开了。

“这不是说得挺好的吗?”绿谷又笑了。

爆豪双手撑在地上,大口喘息,一边喘一边用愤恨的目光去望绿谷。

好你/妈/了/个/逼。


https://weibo.com/6516882827/GiRl2BGIJ?pcfrom=msgbox&type=comment#_rnd1527558835277

(其余部分走链接↑)


【尾】

看吧,我掌控你,我是你的耶/和/华。

你只能对我俯首,跪在地上舔/我的鞋尖;我对你发号施令,将你玩弄于股掌之间。

你攀在我的身上同我翻/云/覆/雨,我拢住你的肩同你交/欢亲吻。

你爱我。


我高看了老福特的底线。

之前的被屏蔽了,所以只发头尾,剩下的走链接吧【啜泣

明明我也没写什么危害健康的东西啊【真的吗

对您阅读的不便我深表歉意!

评论(12)
热度(147)
  1. 是几何徒刑李倦先生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太好吃了是神仙...!!

© 李倦先生 | Powered by LOFTER